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總數:203832 瀏覽總數:495818386
文章總數:203832 瀏覽總數:495818387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
異哉,所謂言論自由
香港:“”蒙面邪惡暴亂“”,煉獄漫漫無盡期!
「危險、風險與理性思考」
自然法則 第一講 初悟 (十七)《佛之上,中道因果論~No1》
自然法則 第二講~人與環境之對話 1章4節13 現行都更條例淺析~從土地正義多元涵義角度出發
政府選前大灑銀子是夭壽骨
自然法則 第二講~人與環境之對話 1章4節12 反向適當滋養相關資訊之分析
勞動自由的確立與爭議解決方向參考
自然法則 第一講 初悟 (十四)累世因果心法
法務部完成「意定監護契約參考範本」
律師促成法律進步
自然法則 第一講 初悟 (十三)《中觀》
自然法則 第二講~人與環境之對話 1章4節11 自辦市地重劃之土地不正義案例~台中黎民幼兒園
汗水的味道
一國兩制與一國一制 香港戰爭能避免嗎?
自然法則 第一講 初悟 (十二)《念佛》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8年度自字第38號陳菊自訴張琍敏加重誹謗案件新聞稿
小英官員激動個什麼勁
日本軍事佔領印尼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作者專欄(一) > 曾建元教授

中國未來民主化是否可能?--由轉型正義觀點看中國共產黨反右運動五十年(中)

文 / 曾建元教授
【台灣法律網】


西方民主政治發展過程就是先確認財產權是不可侵犯的 李酉潭:徐主席講的真的非常的深刻,我想到的是,我們以後如何改掉貓舔辣椒的習慣,我想狗改不了吃屎,那我們有沒有辦法改掉貓舔辣椒?我覺得他講得非常深刻,我想在座的各位更能瞭解,大陸所發生的一切,應該是我們沒辦法用臺灣人的觀點去體會的。在我瞭解中國大陸的過程中,我是從劉軍寧的書《共和、民主、憲政:自由主義思想硏究》裡面去看到中國大陸的社會經歷了臺灣社會所沒有過的沒有財產的社會。當財產全部收歸國有的,一個人連財產都沒有得情況之下,你要有自尊,要有自覺還要有自由、理想道德是緣木求魚、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整個西洋民主政治發展過程就事先確認財產權是不可侵犯的,所以英國的憲政民主的發展,就奠定在這句話上面:「一個人居住在陋室內,雖風可進,雨可進,但國王的軍隊不能進來」。我這幾年有機會慢慢瞭解中國大陸,我可以理解到沒辦法用臺灣的角度去瞭解,所以今天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也是透過一個這樣的座談會,讓我們臺灣的中生代或是我們的一些的老一代,今天來的很多都是比我們老的一些長輩,談一下中國大陸發生的狀況。畢竟臺灣未來的發展不可能不去關心中國,不管臺灣未來怎麼走我們都得去關心大陸的發展。所以我想這樣一個機會是很難得的,另外就是我們今天是設計請徐先生做他的一個專題的報告,所以他花多一點時間是理所當然。剛才忽略掉我們時間安排上有一個小失誤,中間那段時間應該給徐先生的,所以用了一些時間很不理想,那接下來希望一個人不要超過五分鐘以免時間上的延誤。我們要說抱歉,要講講不完,濃縮一下差不多五分鐘做一個介紹,因為我們要讓年輕人有機會表達,第二輪再來表達,接下來就請汪秘書長來。 不忘記永遠的恥辱 汪岷:我的發言題目請大家自己看一下,因為有很多的內容恐怕五分鐘講不完,我就講一下綱要。 我認為從中國大陸歷史上,從中國共產黨的黨史上,五七年是恥辱的,這個恥辱可能會流到後代留到永遠,只要共產黨不改正他們的罪惡和體制。 為什麼說一九五七年是它永遠的恥辱? 中共從建黨開始就想要聯合一些黨和外國勢力,包括蘇俄,一齊打倒國民黨,過橋抽板。一九五七年才最後收回對所有民主黨派和所有中間的知識份子的承諾。 一九四六、四七年時毛澤東發表了一篇著名文章,臺灣同學或許沒機會讀,我們大陸出來的基本上都讀過,叫做〈論聯合政府〉。他為了要騙全國的老百姓,要騙中華民國一部分的人,而搞了一個論聯合政府和所謂的政治協商會議(一直到現在還有),意思就是我要跟你們一起搞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大家庭。一九四九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宣佈當中國國家主席。一共是四個副主席,兩個是共產黨的、兩個是民主黨派的,他就用這來騙全世界,讓大家覺得他們還是搞政治協商的,搞共和的。其實那時中共已經竊取了整個中國大陸的領土、完全統治中國,但還留了一個要欺騙全世界的空間。在已關上的大門留個小縫,給中國人希望,不是還有兩個副主席給你們?還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還能讓人對國事 、政治和經濟發表意見嗎? 這個騙人的門縫一直到八年後的一九五七年才永遠地關上。 毛澤東從四六年起說要搞新民主主義,要聯合各個黨派,在這個階段他騙了很久,其實是假惺惺,還是一黨獨裁。實際上到了五七年,已完完全全撕下了新民主主義最後的外衣。 這場運動表面上是傷了全國右派,關的關、勞改的勞改、坐牢的坐牢、逼死的逼死、跳樓的跳樓,實際上傷了全國知識份子,還有傷了所有民主黨派,也傷了他們的家屬及朋友。右派份子的家人、朋友和子女也永遠是右派的株連物。中共老是說別去揭傷疤,但這個傷疤世世代代永遠都會有人去揭,因為這是永遠的痛。 跟著五七年的五八年,搞大躍進搞人民公社,結果全國的經濟被毛澤東搞垮,全盤崩潰。很多臺灣的同學可能沒辦法瞭解我們當年慘痛的經歷,吃的是假米糕、甘蔗的渣,抽煙沒菸草而用木瓜葉、整個國家瀕臨崩潰邊緣。毛澤東當時的謊言是在十五年內超英趕美,即超越英國追上美國,口號出來到現在已過了五十年,仍遠遠落後。他又有除四害麻雀、老鼠、蒼蠅、蚊子和打麻雀的謊言,要將天上的麻雀全打下來,學生上學時除了書包,還要帶一個盒子向老師報告今天打了多少麻雀、蒼蠅。但麻雀本來就是對農作物有益的東西而不是有害的。這麼可笑的政府,連現在三歲的小孩都知道是非常荒唐的經濟政策,但為何全中國大陸有經驗的成年人和老年人明知道荒唐卻不敢吭聲?因為在一年之前已把幾百萬人都打成右派的,還有人敢講他不對嗎? 所以反右運動不單在思想上,也是在經濟層面上為中國帶來了永遠的災難,這就是我說為何五七年是中國大陸歷史上的一個恥辱,這種永遠的恥辱是要償還的,不像人犯了罪能逃到外國去,這是逃不掉的。 我讀過一個名人的話,他說人類罪與善的鬥爭、自由民主和專制的鬥爭其實是對遺忘的鬥爭。假設你的對手是一個兇殘的暴徒,他對善良的人犯下罪行逍遙法外,等到十幾二十年後人老去世,直到最後,連後人們都遺忘了。 毛澤東為何到死能一直統治大陸?是因為人們遺忘了他的花招後又換新的花招。五三年有思想改造、五七年有反右,過了幾年後沒有人反對,他又再搞鬼,而後是八九年的屠殺。這就是讓人忘記反對,忘記共產黨的罪惡。 現在大陸為什麼一些年歲已高的人仍作這些研究,因為不做的話,年輕人、學子們就忘掉了,我們的孩子和孫子也不會知道。 連蘇聯罪惡的列寧(Vladimir Lenin)也說過「忘記過去就是背叛」,要大家別忘了沙俄的罪惡,而要求年輕人跟著他。反過來說,我們要是忘記共產黨的罪惡就是背叛,背叛了文化的傳承及歷史。 我在美國看了一部令我感動的片,叫做《越南戰爭》(Vietnam War)。美國人對越戰另有評價其中的後遺症,就是有些在越南打仗的美軍死亡、有些失蹤無法找回。連美國政府都認為沒有辦法,因為兩國沒有外交關係。但當時美軍的家屬和人權組織認為不行,人比國家大,人死比天大。在戰爭中美國人固然也有不對,但不論在哪場戰役死亡或受傷,必須成立追查委員會。因為當時實在死太多人,每年委員會在固定時間派人或連絡家屬同至越南,逐個村莊去打聽。找不到屍骨、不知哪死的,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很多人覺得不值得花這麼多的時間和金錢,但為了人權、為了不讓大家忘了他們的家人,他們還是年復一年,月複一月地在越南山區找來找去。最後感動了越南政府,使越南政府願意給予原本深仇大恨的美軍家屬大量幫助。我看了之後很感動,不管任何一場運動或戰爭是怎麼樣的結果,必須要對歷史或整個人類的世界去負責。 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其實人死都死了二十年了,為何還要追下去呢?要查下去是要讓大家知道當時每一個人是如何犧牲、受害的,哪怕是受害者的家族受共產黨迫害而不許講不敢講。這是歷史對人類負責、對理想負責。 我想我們對右派索賠的工作應該是秉著這種理想及精神在追查。這次我們在香港辦《生的權利──紀念反右五十週年、中國生態危機和維權運動》反右研討會,邀請的好幾個人都被中共攔住,公開地要他們不許參加會議,哪怕這個會是在香港,但還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所以不能參加。已買機票、車票的人就給錢,要求不參加。剛在車上還聽淩文秀先生說,在前幾天參加研討會的幾個鐘頭後,有與會者在大陸的兒子就收到公安的電話,表示與會者在香港發表了反動言論。中共的員警就是不願人們追查歷史的真相而寧願人們遺忘,知情者遺忘或過世後,其後代要是不知情,就慢慢把事實真相掩蓋了。 這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人民的罪惡,這需要堅決改正過來。 還有被封鎖的索賠平反運動,也需要還活在世上的人繼續去努力,找到這些人或他們的子女並作紀錄,這是牽涉幾百萬人的浩大工程。 還要成立基金會,因為追查、還原歷史需要大量的金援。 剛剛很高興聽到還在香港的五七右派成立了網站聯絡處,專門作歷史的追查,我希望他們在臺灣能公佈通訊點的地址和通訊辦法,讓各方面的訊息都能集中到這裡,這樣才能不忘記永遠的恥辱,才能還歷史的真相。 我的發言完了,謝謝。 李酉潭:謝謝,剛剛汪秘書長談的不要遺忘,我期待中國大陸能早日民主化,不管是賠償、補償或是轉型正義就能處理。臺灣現在有比較在處理這個事情,成立有二二八事件紀念補償基金會及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南非和東歐的現代民主國家也在討論自己國家發生的錯誤要怎麼補救及追究,確認哪些事是需要負責的。所以中國只有徹底民主化才能解決這些問題。我想因為時間非常緊湊,我知道大家都有很多話想說,但還是希望大家時間掌控一下。我們現在先請葉先生。 「反右派運動」就是反民主 葉永烈:各位,我為這次會議寫的論文〈“反右派運動”的實質是反民主〉,會務組已經印發給在座的各位,在這奡N不講了。 現在所要講的有兩點。 第一點是我關於反右派運動的著作在中國大陸多次被禁的過程。一九五七年我考入北京大學,當時我十七歲,一進去就是反右派運動,鬥爭右派份子。當時我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一進去就接受了階級鬥爭的洗禮。我從一九七九年開始研究反右派運動,這本《沉重的一九五七》,是一九九一年在香港出版的,之後由江西的百花洲文藝出版社出版大陸版。為何他們想出這本書,因為當時江西的百花洲文藝出版社的社長、總編輯、副總編輯當年也是右派份子。《沉重的一九五七》大陸版第一次印刷五萬本,銷售一空,馬上加印五萬本,而且登在《人民日報》的暢銷書排行榜上。這一登就壞了,因為《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機關報,馬上受到中國官方高層的注意,出版社原本加印五萬冊《沉重的一九五七》,在上市前被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下令禁止發行。那五萬冊《沉重的一九五七》,就躺在倉庫裡頭,整整過去三年後,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個書商知道這消息,他把書全部買下來,然後換了個封面,書名改為「不應忘記過去」。因為事隔三年,這本書已不被注意,換了封面就銷售一空,這真是「改頭換面,蒙混過關」。 後來,在一九九九年,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葉永烈文集》,文集有好多卷,我把《沉重的一九五七》換了一個不大引人注意的書名,叫「離人淚」,內容也作了補充,寫了很多中國著名的右派份子的苦難經歷。這本書一開始,由於換了文學性的名字「離人淚」,總算上市了。但是後來還是被禁——即使是由人民日報出版社這樣充滿官方色彩的出版社出版,仍然逃脫不了被禁止發行的命運,真可謂「文網恢恢」。 這是我最重要的關於反右派運動的著作——《反右派始末》,是一本全方位、多角度面展現反右派運動整個過程的長篇著作。我寫完之後,書稿在上海、北京四家出版社「旅行」,都出不了,後來通過書商在邊遠的青海人民出版社終於出版了,首印十萬冊,一下子鋪滿全國各地的書店,很快引起官方注意,列為禁書。但是盜版書商無孔不入,大印《反右派始末》的盜版本,我收到很多讀者來信抱怨青海人民出版社編輯太不負責任,其實是因為民眾不知道這是盜版書。 後來,我對這本書作了很大的補充和修改,又是通過書商,找邊遠的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書發行不久,又被禁。 所以,在中國大陸,我的關於反右派運動的書,出一本就禁一本。為什麼中國官方這麼懼怕關於反右派運動的書呢? 這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十日的香港《明報》,用很大的篇幅報導我的《反右派始末》一書被禁的消息,大字標題是「歷史瘡疤勿揭,反右題材封殺」。當時,《反右派始末》被禁,我還不知情,是香港記者打電話來採訪,我才知道。我注意到《明報》這篇〈歷史瘡疤勿揭,反右題材封殺〉報導的左上角,是新聞〈民運人士徐文立提前結束刑期〉。今天,我剛好與徐文立先生一起在這堨X席會議,是很有趣的歷史巧合。 《反右派始末》遭禁,在海外引起很大的反響。這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一日香港的《癲狗日報》的報導〈中共死性不改,查封反右紀實文學〉。這是香港《亞洲週刊》的報導〈瘡疤不可揭,沉冤且休提〉。這是美國《世界日報》的廣告,寫著《反右派始末》是「大陸禁書」。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出版了《反右派始末》的香港版,我來到他們那堙A見到櫥窗堻祕C著這本書,上頭寫著廣告詞——「大陸禁書」! 下面我講另一題目,由知識份子的家庭看反右派運動的惡果。我寫這本《傅雷與傅聰》,就是寫傅雷先生的家庭。傅雷先生是中國有名的翻譯家,早期留學法國,後來就長期從事法國文學的翻譯,他翻譯了許多法國名著。一九五七年他作為民主人士,應邀到北京列席中國共產黨宣傳工作會議,聽到毛澤東的發表的長篇講話後,非常受鼓舞。回到上海之後,按照毛澤東講話的精神「大鳴大放」。他當時已被內定為右派份子,竟然還在上海《文匯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識別右派份子之不易〉。當時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的部長石西明為了保護他,勸他還是承認自己的言論失誤,石西明就可以替他開脫,免戴右派份子的帽子。傅雷認為無法違背良心,不願承認言論失誤。一九五八年反右派「補課」時,他還是在劫難逃,被打成右派份子。當時不僅批判傅雷,還涉及他的兒子傅聰。傅聰是傅雷一手培養成為鋼琴家。你看,當時報紙的批判文章:〈傅聰的成長靠誰?是靠父親的鞭子還是黨的培養?〉傅聰當時正在波蘭國立華沙音樂學院留學,聽到父親被打成右派份子的消息,又接到要他回國的通知,內心非常痛苦,深知回國之後,就要面臨「兒子揭發老子、老子揭發兒子」的難堪局面。就在這時,他的英國老師看到他的護照跟一般中國留學生不一樣,因為傅聰當時已經小有名氣,在歐洲許多國家演出,所以他的護照上的簽證可以前往許多歐洲國家,老師便建議他去英國倫敦。於是傅聰下定決心,飛往倫敦。在當時,這是叛國的行為,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得知這一消息,便驅車趕往華沙機場。這時,由華沙飛往倫敦的航班,正好因倫敦有霧而無法起飛。就在中國大使館官員即將趕到華沙機場的時候,在這緊急時刻,剛好倫敦霧散,傅聰便順利飛到倫敦。中共認定傅聰投敵叛國,便加重了傅雷的罪。傅雷極度苦悶,那天傅雷出去後很晚才回家,他說若不是第二個兒子傅敏還小,說不定就不回來了。 傅聰先生到了英國之後,作為鋼琴家,他先在英國演出,後來在世界各國演出,日子過得還不錯。傅雷就不一樣,在中國大陸當時來說是個沒有單位的人,靠翻譯過日子。打成右派份子之後,他翻譯的書不能出版,於是就沒有經濟來源。我採訪了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樓適夷先生,他說很同情傅雷。樓適夷先生認為 ,傅雷是翻譯家,原著是法國作家巴爾札克(Honore de Balzac)等的小說,沒有什麼問題,而傅雷的工作只是「為外國人講中國話」,所以只要傅雷改個筆名就行了,書就能出版。但在如此艱難而又痛苦的情況下,傅雷仍堅不改名,不願因為是右派份子而改名字,傅雷是個非常有氣節的人。後來,人民文學出版社仍非常照顧傅雷,採用預支稿費給他,讓他能夠維持生活,等他將來摘掉右派份子的帽子,書能夠出版了,再從稿費中扣除。 反右派運動是和文化大革命緊緊聯繫的,文革十年就是反右派的延續,如果如果沒有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也就沒後來的十年文革。文化大革命一開始,上海音樂學院的一群紅衛兵就到傅雷家裡抄家。其實,傅雷一家與上海音樂學院是沒有關係的,因為傅聰並沒有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但是紅衛兵不管這些,來到傅家就進行大抄家,結果在傅家三樓找到傅雷親戚借放的箱子,裡面有一面很舊的小圓鏡,鏡子背面嵌著蔣介石像,成了傅雷的「大罪」,說他暗藏「變天帳」!傅雷夫婦在受盡紅衛兵的侮辱之後,決定離開這個世界。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半夜,傅雷夫婦寫下遺書。你看,他的遺書寫的字端端正正,他與夫人朱梅馥是坦然地離開這個世界。我在上海市公安局檔案室查到傅雷死亡檔案,我當時感到很震驚。這是上吊自殺用的被撕成一條條的被單。他們在離開這個世界時,為了不驚動別人,在凳子下麵墊了褥子。他們是非常可敬的人,就在最後的時刻,也不願打擾他人。 在傅雷夫婦死後,又發生了另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我採訪了這個姑娘江小燕,但她不願讓我拍照,所以沒有相片。傅雷夫婦死後,按中國大陸當時的規定,「對抗文革」者是不能留下骨灰的。這時,有一位與傅雷夫婦素不相識的姑娘挺身而出,以乾女兒的名義將他們的骨灰保存下來。姑娘是上海一位畫家江風的女兒,我問她為何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去保留傅雷夫婦的骨灰,她說原因之一是很欣賞傅雷的譯著,也聽過傅聰的鋼琴演奏;另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一位被打成右派的高中老師柴慧敏,給了她深刻的影響,當年她因不願配合當局去揭發她的右派老師,以致被認為是「立場右傾」而無法上大學。之後,她接受公安局反覆調查,確認沒有別的政治背景後即釋放,窘迫困頓十五年後在一街道工廠當女工 ,過著艱難的生活。她覺得這是很好的歷練,所以終身未婚,一直到現在七十幾歲了仍是單身。她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後來她送了我這幅她的書法作品,寫著「得意淡然,失意泰然,自處超然,群處藹然」,我想,這既是她給我的贈言,也是她自己處世的格言。 後來我訪問回到上海的傅聰,他非常尊崇父親傅雷。傅聰將傅雷寄到英國的信帶回國並集結出版,書名叫《傅雷家書》,是中國青年非常喜愛的一本書,賣了一百多萬冊。傅雷先生也受到廣大讀者的尊敬。 從傅雷與傅聰這對父子和這個家庭的父子牽連的悲劇,就可以知道中國大陸對待右派的態度,父親的罪加到兒子頭上,兒子出走後又反過來加重父母的罪,到最後父母走上了自殺的道路,這就是中國大陸的反右派所造成的家庭悲劇,是中國反右派運動的苦難的縮影。 反右派運動與臺灣 另外,出席這次會議,我還見到「“反右派運動”與臺灣」這樣的論文題目。起初,我覺得這個題目很難寫,反右派是在大陸進行的,怎麼跟臺灣有關呢?這個題目使我想起了謝雪紅,她是臺灣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是臺中的二二八領袖 ,後來跑到中國大陸去了。你看這張照片,一九四九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候,他的背後就站著謝雪紅。她擔任臺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可是,在一九五七年,也被打成右派份子。在文革中的一九七○年,謝雪紅黯然在北京建國門外永安堣@棟普通樓房中離世……。 李酉潭:非常謝謝葉先生給我們非常豐富的報告,我想包括我在內大家應該都收穫很大。傅先生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他是個鋼琴家,透過葉先生的敘述將他表現出來令人更加動容。因為時間還是非常緊,現在請薛先生給我們簡單講一下,謝謝。 我的右派媽媽 薛偉:來到美國已有二十七年了,我時時都在思念著母親。想到她那苦難坎坷的一生,想到當年她那蒼蒼白髮和別離的淚容,我的心又被帶回了我從小生長的故鄉--大陸四川省。多少次我從夢中哭醒,叫喊著:「媽媽,我們那天才能再見?」仿佛看見母親在慈愛地招手,但卻默默無聲。我又何嘗不想飛回母親的身邊,可是就在我出走異國前的十年間,我和母親竟然也遭到骨肉分離的酷刑,而且那漫長的思念,比現在更加殘酷和痛苦...... 這一段故事發生在一個炎熱的夏天,我剛度過了二十歲的生日。爲了陪伴我右手已半殘廢了的母親,我正在申請從郊區調回市中區工作,天天盼著教育局發下調令。而母親每天大清早就去上班,到傍晚才能回家。每到下午六、七點鐘的時候,我總是靜靜地等待她的腳步聲,盼著她一進門就從布袋中給我端出溫溫的飯菜,那是她特意從單位上的食堂帶回來給我的。因為像我們這樣一個「歷史反革命」加「右派」的家庭,要想上餐館吃上一頓,那是只有逢年過節才有的享受。所以平常我們多過著素菜加湯飯的清淡生活,母親也總是把自己一個月節省下來的糧票留給我,讓我每天有一頓飽飯。 母親工作很辛苦,每天在單位上掃地,抹屋,拖地板,加上還要洗廁所,打豬草,這已使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不堪負荷。而且,作為一個高級知識份子,一生中從來沒有幹過繁重的體力勞動,一有不周之處,就會受到保衛科幹部的責罵 ,精神上亦忍受了沉重的壓力。每天,僅有晚上回家後的短短時間,可以尋求一點人間的溫暖和天倫之樂。我也從小就從母親那備受煎熬和母子二人相依為命的生涯中,深深地體會到母愛的偉大和崇高。 但是,現實社會連我們這樣一個可憐的小家庭的苟安也不能容許,不幸的事終於發生了。 一天,我正靜悄悄地等候母親歸家,突然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樓梯被踩得吱吱作響。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也猜想不到會有什麼意外發生。我是一個規規矩矩的中學教師,在學校裡深受學生愛戴,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所以我毫不心虛地打開了門。一剎那間,幾個人惡狼似地衝了進來。 「你就是薛偉嗎?」其中一個高個子厲聲地問。 「是的,我就是。」我坦然回答。 「舉起手來!我們是市中區公安局的,現在我們要逮捕你!」另一個矮個子拔出了手槍對準我。 「我犯了什麽罪?你們有逮捕證嗎?」 「你跟我們去法院就知道了。有關手續以後再補辦。」高個子回答。 我呆呆地舉起了手,不願再發任何問題。我明白不管我如何辯白,其結果都是一樣。因為在這個社會,強權就是真理,暴力就是法律。我的任何申訴和哀告都是毫無意義的。 這時我才看清楚,除了和我講過話的兩個便衣以外,還有一個穿制服的女民警,她是我們地段上的陳戶籍。昨天中午她還來過我家,說是很關心我,特意來看望我,問長問短,真是無微不至。不料今天竟板著一張陰沉的臉,不動聲色地在翻查我的東西。 經過一番搜查的結果,拿去了我寫的幾本日記和詩集,我姨媽從歐洲寄回來的幾張照片,一張貼在牆上的字,上面是我用毛筆草書的「制怒」兩個大字,另外還有一把木製的玩具手槍。 高個子給我戴上了手銬,矮個子收起了手槍。三個人把我推出房門。突然,我止住了腳步,驚呆了,耳邊傳來了我熟悉的腳步聲。怎麼辦?母親回來了。我還沒有思考的時間,就又被推下樓梯中的轉角處,與手上提著一個布袋的母親撞個正著。 「偉兒,出了什麽事?怎麽了?」母親驚叫起來。 「媽,有事要我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你不用管我。」我慌忙把戴有手銬的雙手縮到衣袖堶悼h,但顯然她已看見了。 「你的兒子也是反革命,你以後更得老實點!」高個子冷冷地朝我母親說。 「不,不可能?我兒子沒有犯罪,他是一個好孩子......」母親抽泣著,張開手臂用她的身體保護著我,顆顆眼淚滴在我的頸窩。 「少囉嗦,走!」矮個子推我一巴掌,高個子一把拖開我的母親。 我剛被推下幾步,就又聽見身後母親在哭喊:「偉兒!把飯帶去吃,媽等你早回來!」 「你還同情反革命兒子,快滾!」一直沉默的陳戶籍光火了。 我扭過頭去,看見母親被陳戶籍推了一掌,一頭栽倒在樓梯上,手中的布袋堣@缸還在冒氣的飯菜順著樓梯灑了下來。 「媽!媽!」我發狂似地叫著,拚命想掙脫往回奔,但是,兩個人的大手像鐵鉗一樣地架著我。 「兒哪!兒哪!」我只聽見在半昏迷中的母親喃喃地呼喚。我自己也昏昏沉沉地被拖上了一部汽車,腦海中只映出母親倒在樓梯上的身影和灑在地上冒著熱氣的飯菜。 在監獄的牢房中我徹夜哭喊,口裡「媽媽!媽媽!」地叫個不停,同房的六、七個人都圍在我的身邊,紛紛向我探問母親的情況。我一肚子委屈無處傾訴,也顧不得萍水相逢的陌生,我只知道我們都是苦命人,我滾著熱淚向他們傾吐了我苦難的家世。 我的母親盧蘊蘭出生於一個商人家庭,外祖父早逝,外祖母省吃儉用,守著不多的遺產,培養幾個女兒上大學。母親早年唸四川省立重慶第二女子師範學校,後來又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國立北京大學英國文學系。共產黨初期的決策人物蕭處女、張聞天和中國國民黨的知名人士葉公超、蔣廷黻都是母親中學和大學裡最熟悉的老師。抗戰前四年,母親又進了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英國文學研究院,成為該校開放女禁的第一個女學生。在中日戰爭爆發前夕,日本軍國主義者在學校內要求中國留學生簽名承認僞滿洲國。母親出於民族大義,嚴辭拒絕,毅然放棄了即將到手的博士學位,回國參加抗戰。在江西戰時工作幹部訓練團和湖南遊擊幹部訓練班擔任上校日文教官,她親自上前綫打遊擊,對日軍喊話,審訊戰俘,自己也負過傷。也就在抗日的血海中認識了我父親,當時他也在同一部隊工作。不料就是這一段抗日的歷史,竟構成了共産黨口中「歷史反革命」的「罪證」。 從我開始有記憶起,母親沒有過過一天太平日子。鎮反(鎮壓反革命)、肅反(肅清暗藏的反革命份子)、三反(反貪汙、反浪費、反官僚主義)五反(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偷工減料、反盜騙國家財產、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大會批、小會鬥,母親受盡精神折磨,爲了撫養我這一條小生命,默默地飲酸茹恨。一九五八年的反右鬥爭,我的家遭了浩劫。母親被劃為「右派份子」再戴上「歷史反革命」帽子,送農村監督勞動。 那是一個偏僻的山莊,幾十名右派份子分散住在鄰近的農民家中,白天集體出工去修水庫,星期日就給農村幹部家推磨子、洗衣服,一天兩頓又黑又粗的玉米麵糊。這牛馬般的日子母親竟能忍受,但卻苦於她有一千多度的近視眼,從小生長在大城市,而今跟著隊伍早晚收出工走田埂,狹窄的山間小路,成了她無法應付的最大苦痛。爲了趕上上工時間,她只有早上四、五點鐘就起床,一個人摸黑慢慢先爬著上工,等她摸到工地,已是七、八點鐘,隊伍也剛剛到了。晚上下班後,別人先走了,她又摸黑慢慢爬回去。這種非人的生活誰能忍受啊?而母親卻默默地忍受著。她後來告訴我,她曾數次有過自殺的意念,但一想到我,想到她死後將給尚未成年的我帶來更大的不幸,就含著辛酸血淚咬緊牙關熬下去。在農村勞動一個月後,母親因辛勞過度,在工地上體力不支竟昏倒跌下水庫,右手摔傷骨折,她暈倒在地上,手臂的鮮血順著鋤頭把流淌滿地。身體傷殘的母親因禍得福,被調回城堛v療,後留在原單位監督勞動。不久,父親也因「歷史反革命」的罪名被開除公職,押回原籍管制,一年後,在病中含冤而死,剩下我們母子二人相依爲命。...... 聽完我悲慘的敘述,大家都沉默著,沒有人發出一句安慰的話語。因為在這暗無天日的社會裡,那一個善良百姓沒有一部辛酸的血淚史,我的故事只是勾起了他們自身痛苦的回憶而已。 不久,我被判了「企圖叛國投敵」的罪名,原因僅僅是因爲我想出國留學而已。我在勞改營中度過了近十年的苦難歲月,母親也爲我熬白了頭,哭壞了眼。當我被平反出獄回到家中,母親已像一根乾枯的草藤,在冰雪寒霜中度著風燭殘年。 一年後,我到了海外。我曾下定決心要接母親出來,但一來受到中共當局的阻撓,二來她想到我無力承擔昂貴的醫療費用,一直未能如願。母親雖然爲她的兒子得到了自由而感到放心,但卻一再強忍著別離的悲哀。我想她應該明白:如果我回到她的身邊,誰又能保證當年骨肉分離的慘痛經驗不會重現? 六年前的一個深夜,突然從友人的電話中得到母親去世的消息,竟沒有一句遺言。我因爲獻生海外的民主運動,名列中共公安部的四十九名限制入境黑名單之中,被剝奪了回國奔喪的權利,成了我這個不孝之子的終生痛苦和遺憾。三年前,我委託友人將她的骨灰帶到了曼谷,我貼身地背著這袋骨灰奔走,連睡眠也不離身,口中喃喃的念著:「媽媽,親愛的媽媽,你要跟著我走好!上坡了,過溝了,小心有車,注意淌水........」。就這樣,我一直將她帶到了臺灣,安放在臺北承德街的一座靈骨塔中。我相信只有在這塊自由民主的土地上,母親才能得到最終的安息。 母親啊!我而今唯一能獻給您的只有深深的思念。我唯一所希望的,只是中國人的骨肉分離不要再一演再演。是歷史的懲罰?還是人為的劫難?中國人的痛苦何日才有盡頭?有誰啊?有誰能解我的哀愁,給我一個答案?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新竹市政府市政顧問。
2001 臺大優秀青年獎,2002年財團法人彭明敏文教基金會暨紀念陳同仁先生台灣研究博士論文獎,2011-2013 中華大學優良教師獎。
曾任:台灣教授協會法政組召集人。
http://asiademo.org/b5/author/zengjianyuan.htm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人生如蜜--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合唱團憶往 / 曾建元教授
臺灣史即國史 ──向張炎憲致敬 / 曾建元教授
【活動訊息】編編起舞--迎接大學校園刊物的文藝復興 / 曾建元教授
壓垮中國共產黨的最後一根稻草──釣魚台 / 王宏男
文化政策何去何從? / 黃清宏
民進黨應讓支持者習慣兩岸交流 / 曾建元教授
哀音綿綿--蔡德本與《蕃薯仔哀歌》裡的嘉義朴子左翼青年身影 / 曾建元教授
中國未來民主化是否可能?--由轉型正義觀點看中國共產黨反右運動五十年(下) / 曾建元教授
中國未來民主化是否可能?--由轉型正義觀點看中國共產黨反右運動五十年(中) / 曾建元教授
中國未來民主化是否可能?--由轉型正義觀點看中國共產黨反右運動五十年(上) / 曾建元教授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22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刑事法案例實務(一)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永恆婚禮顧問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法律具時效性,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