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總數:207832 瀏覽總數:525140456
文章總數:207832 瀏覽總數:525140457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習慣法於形式法論證過程中的補充性—觀察法律適用脈絡中抽象概念充實之過程
刑法第356條損害債權罪之行為主體為「將受強制執行之際的債務人」,而非泛指一般債務人,屬純正身分犯
【林蕙瑛專欄】同性戀或異性戀的戀情
從疫病防治回看「宗教自由」之界限
【勞保言語失能】言語吞嚥機能適用胸腹部強制退保嗎?
關於醫師法第28條所稱醫療業務及醫療行為之闡釋及責任
蔡英文陳時中都不是帝王,修法才是王道
享有親權之人,得否為刑法第241條第1項、第3項之和誘未滿十六歲之男女,以略誘論之犯罪主體?
【林蕙瑛專欄】友誼沒有信任與寬容,是經不起考驗的
除案情複雜難以查明者外,行政訴訟事實審法院應依其查明事證核實確認,在納稅者聲明不服之範圍內定其數額,亦即以課稅處分為審理及判決對象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90號解釋摘要-栽種大麻罪案
僱用員工犯罪,僱主有連帶賠償責任
土地稅減免規則第24條第2項所為土地增值稅之減免之程序規定,能否適用於土地稅法第39條第2項前段依都市計畫法指定之公共設施保留地尚未被徵收前之移轉,免徵土地增值稅之事件?
【林蕙瑛專欄】想找機會跟他告白
司法院加速推動我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之建立新聞稿
【林蕙瑛專欄】期待關係可以更上一層樓
衛生福利部訂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隔離及檢疫期間防疫補償辦法」
紓困應即時有效,緊急權要謹慎合憲
集體免疫力=無計可施!
【林蕙瑛專欄】在沒有承諾穩定關係之前最好避免性關係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族群研究 > 國家認同與族群問題

由歷史到當下

文 / 施正鋒教授
【台灣法律網】


我從小就一直喜歡讀注音版的《東周列國演義》。記得當時住在三義,偶而週末、還是年節回霧峰看祖父,在回程,父親會先帶我們在台中合作大樓下面(附近?)吃一碗鴨肉冬粉,然後,再帶我們到樓上的書店逛。由於平常也沒零用錢,只能趁機央求大人買課外書籍。

後來出國唸書,主攻比較外交政策,應該是深受這兩冊童書影響。話又說回來,說不定是因為性向的關係,要不然,當時怎麼會對於這種近乎於國際體系的運作感到興趣?不過,回想起來又有點納悶,為何東方出版社要改寫這麼複雜的歷史小說給小學生看?現在,我在報紙寫文章,對於政治人物的臧否,基本參考架構之一,就是中國史裡頭的春秋戰國;不得不同意,小孩子的教育很重要。

已經記不得究竟國中、高中的歷史內容、以或是老師。大學上共同科「中國通史」,厚厚的上下兩冊《中國通史論文選輯》,對大一生來說,似乎是太深奧了一點;授課教授是韓復智,或許是鄉音太重,只記得他老是調侃系上台北女同學的耳環太大、好似公車的手環。一年下來,沒學到多少東西,平均分數恰好達到自己「生平無大智、只求八十分」的標準。

大二跑去歷史系修「中國近代史」,是年輕的老師胡平生。在那個時代,儘管只是單純的歷史描述,他所提供的另類史實,輕描淡寫,已經讓我覺得值回票價。當時,我們沒有期中、期末考,只要交一篇報告就好,我大膽寫了〈從「鄉土文學」談起〉,把胡老師嚇壞了,趕緊找我曉以大義,要我不論如何也要把文章收回去,至於要交甚麼,隨便我找個題目就好;最後,我索性寫了風馬牛不相及的〈由「剛果暴風雨回憶錄」看剛果開國四要人〉,竟然獲得92分。回想起來,應該是老師疼學生,而非怕事。

到了大三,跑去法學院修政治學,順便修了蔣孝瑀老師的「西洋近代史」。蔣老師一頭白髮、紳士風度的,上課真是一種享受,可以暫時讓人忘掉校園的控制。只記得教科書是R. R. Palmer的A History of Modern World;雖說是西洋近代史,內容卻從西方文明起源的兩河流域、以及埃及說起。忘了學期分數是筆記考核、還是交報告,不過,印象最深的是在上課的最後一天,單獨與老師會面、喝咖啡,他問我說78分(或是75分)好不好?我要求80分,而他也答應了。日後,我自己教書,也會適度採取這種自我評量的方式。

我到美國唸書,並沒有真正修習歷史系的課。倒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圖書館,政治學的期刊是放在二樓的歷史室,百思不解,後來,唸了政治學的發展史,才豁然開朗,原來政治學的來源之一,就是歷史學。

我與台灣的歷史學者認識,主要是透過台灣教授學會。台灣人一向是唸理工的居多,社會科學以法學為主,而人文的集中在歷史學。首先,台大歷史系教授鄭欽仁向來對於後輩相當照顧;就台灣歷史的發展而言,我們兩個姓是不能通婚的,不過,我後來才發現,照輩分來說,我應該稱呼他為叔公。我十幾年前曾經在東海大學政治學系兼課兩年,陰錯陽差,他的公子竟然成為我的學生。

真正拉我與歷史學界接觸的,是台大歷史系的張炎憲教授。在他主事於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之際,只要是相關的台灣史研討會,一定會要我從政治學的角度寫論文,包括〈戰後的台、中關係──結構性現實主義的觀點〉(1995)、〈浩劫與認同的探索〉(1997)、〈台灣民族主義的解析──政治面向的三個競爭途徑〉(1999)、以及〈台灣民族運動的反思〉(2001);在他出任國史館長以後,也邀我寫了一篇〈台灣在「李登輝時代」的民主轉型〉(2003)。

引我進入台灣歷史學會的,是原本淡江大學的同事蔡錦堂教授(現任教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已記不得最早彼此是如何認識的了。在他擔任《台灣歷史學會通訊》編輯的時候,跟我要了一篇稿子,也就是〈墾殖社會的族群結構與土生仔民族主義〉(1998)。當然,先前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所主辦的學術研討會,台灣歷史學會往往也是合辦單位,不過,在自己辦的研討會裡頭,我也受邀寫了〈少數民族與國家的關係〉(1998)、〈台灣人的國家認同〉(2000)、〈建構台灣政治史的嘗試──由creole到mestizo的墾殖社會〉(2001)、〈台灣教科書中的國家認同──以國民小學社會課本為考察的重心〉(2002)、〈台灣客家族群與政治〉(2004)、〈台灣認同的的重新呈現〉(2006)、以及〈台灣政治史的重新建構〉(2006)。

我在2004-2005年(一年)被推為台灣歷史學會的理事,又在2005-2006年(一年)擔任常務理事,可以說是政治學與歷史學的一個連結。其實,我的本行有兩個學術團體,參與的方式大致只是停留於擔任評論的角色,不像對於台灣歷史學會般熱心。多謝各位同僚的接納、以及引導,包括戴寶村、以及溫振華等等先進。另外,也要感謝淡江歷史系的張素玢教授,幾次邀我到她的課堂演講,讓我有機會逼自己把腦中醞釀的東西進一步成形。

我在12年前,寫了一篇〈作台灣人,不作美國人〉(《黑白新聞周刊》1994/8/14日,收於《台灣人的民族認同》2000,頁239-41,台北:前衛):

夏日炎炎,學校放假,正是我們這些平日誤人子弟者出國充電的絕佳時機。或曰參加國際會議、蒐集資料、進修充電,說穿了不外是想暫時遠離紛冗的台灣社會,休息一番再出發。

在這出國的熱潮中,恐怕以美國為目的地者居多,除了說地大物博外,國人對於這個國家素有好感。但由於美國近年經濟一直不起色,排外性格遂逐年有增強之勢,最明顯的就是對於欲入境者持疑,尤其有小孩隨行者,被拒絕簽證的機率相當大,想必是惟恐小孩滯留不歸,淪為「小留學生」。

日前一家三口到美國地下大使館(在台協會AIT)簽證,雖過三關、斬五將,卻難逃被糟蹋羞辱,但與別人最大的不同,我們是因為拒絕讓小兒拿美國護照,而不是因為有跳機之嫌而取不到簽證。AIT反覆告訴我們:「你家小孩是美國出生的,必須拿美國護照才可以!」其蠻橫著實令人錯愕。為什麼我們的小孩不能當台灣人,一定要作美國人?

根據我們的了解,美國國籍採屬地主義,只要是在美國出生者,就可以申請美國公民身分,但卻不一定要,否則,英回王妃黛安娜要是在美國生產,小王子豈不一定要變成美國人?

道理雖是這樣,但是AIT的職員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向來「你們台灣人(you Taiwanese people)無不喜歡當美國人」,人家想盡辦法一卡(綠卡)在手而不可求,你們卻連美國護照也不肯要,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些美國人想必自尊心受到相當大的傷害,因此對於我們據理以爭,「道我們無權決定自己小孩的國籍?」嗤之以鼻,因為他們「有權決定任何人要以什麼身分入境」,擺明的就是「我們可以給你簽證,但就是因為不爽而不給」,甚至揚言:「不喜歡當美國人,就不要來美國好了!」

這位班奈先生揶揄道:「你可知道,民進黨主席的夫人是美國人?」他甚至自豪地炫耀:「你們國家的立法委員,至少有一半自己或子女是美國人!」並以此來說服我們讓兒子拿雙重國籍。

我們對其頤指氣使,當場斥其沙文主義,嚴正要求放棄兒子的所謂美國籍,卻不得要領,因為父母不能替子女作主,而小兒未滿十八歲,也尚未足齡行使自主權利。想不到國民黨政權未能阻擋我們全家回國,卻被一個號稱為民主導師的國家禁足,真是一大諷刺。

我們不想驚世駭俗,也不是標新立異,更不是喜歡中華民國的車輪牌護照,只不過要求作為一個台灣人應有的尊嚴,在過去,我們痛恨國民黨官員對這塊土地沒有愛,抱著牙刷主義,隨時準備「落跑」,更不可能會為了維護台灣的獨立自主作打拚。現在,當我們自己有選擇的自由時,豈可因循怠墮,不稜勇敢地堅持原則呢?

其實,我們台灣人所追求的,並是負面地反對中國帝國主義而已,而是要正面、積極地建立台灣自己的主體性,當然要拒絕任何形式的霸權主義。

長久以來,有眾多美國友人仗義執言,長期為台灣的民主化奉獻不遺餘力;當前我們要加入國際社會,要美國朝野鼎力相助的地方仍多。但是,我們也沒有必要因此對美國屈膝,視之為宗主國而言聽計從,畢竟,美國與台灣的國家利益並不一定相吻合。可是,這可證諸歷年來美國政府對於中國的色厲內荏,不可不察。

前日路過AIT,小兒說:「爸爸,美國人歹歹!」,牽手問我,以後兒子是不是無法留美了?我們思維著:台灣留美的人不少,或許去歐洲走走也好。

在前年,我做了一個人生最大的抉擇,終於同意讓即將唸高中的兒子申請美國護照。這樣的立場丕變,理由無他,就是認為沒有必要再讓小孩子繼續浪費三年,讓人生最精華、也是應該最快樂的時期,在無人願意承擔責任的教育制度中沉淪。

小孩子回台時才不過一歲多,猶記得過境韓國,他還自己推著嬰兒車(stroller)在機場嬉戲。唸了一年的台灣大學附設幼稚園,由於家長大都是台大的教授,教學方式算是開放。進入仁愛國小,六年內經歷過三個導師,經驗是越資深的老師越有愛心,反倒是年輕的導師,雖然暑假還越洋拿碩士學位,卻是死腦筋,連起碼的乘法交換率都不懂,真不曉得師專的教育是如何養成的。

原本,有朋友好意建議,何不想辦法讓小孩唸台大旁邊的民族國中,教學會比較正常。我們沒有在意,因為夫婦都是普通國中畢業的,還不是可以順利完成學業?進入仁愛國中,號稱是明星學校,卻是夢魘的開始。一開頭,或許還有一些新鮮感,然而,一旦升學變成學校績效考量的唯一指標,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小孩子正是在青少年之際,原本就是靦腆彆扭,也是最期待老師能領導他們成長,或許不能期待「麻辣鮮師」般體貼,不過,學校卻是一個腐蝕人心的地方,尤其是一群對社會應該是充滿憧憬的國家未來。當時,我忍不住寫了一篇〈老師,請讓我們的國中生過得快樂一點〉(《自由時報》2003/4/19):

我是國中第三屆的,今年剛好畢業三十年。

國民中學的意義是國民教育由六年延伸為九年,就政治學上來說,代表著國家積極進行政治社會化的企圖心。不過,對於當時正值青少年的我們來說,實際的好處是從此唸初中不用參加聯考了。

話說如此,想不開的父母還是會逼子女去唸私立的初中、或是想辦法遷戶口唸老牌的縣中。感謝爸爸媽媽,當年允許我留在自己的學區讀。我小學隨著父親工作被調動而貓搬窩般唸了五間,僥倖國中從一而終,才得以享受社區式的共同體感情。到現在,我們每年大年初一的中午還是會不分男女聚在一起,因為同學都是厝邊隔壁,不管工作在南北、國外,大家還是要趕回家過年。

回想起來,就是因為那是一間新成立的國中,才有機會湧入一群年輕的老師,對於毛躁叛逆的我們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百般寬容,讓大家順利往上一層樓邁進。前年,我被某政府單位推薦參加全國經濟會議,午餐之際恰與來自彰化的企業老闆同桌,彼此特別感到親切;當他知道我是哪一間國中畢業的,訝異的說:「哪有可能?」言下之意,普通國中怎麼會出博士?

偏偏我們學區的國中是個明星學校,才國一而已,就由早考到晚,讓來自中南部的我倆夫妻有如進入大觀園般嘆為觀止。不過,最讓人憂心的是,一些老師仍然固守舊有的填鴨式教育理念,相信唯有透過不斷的大小考,學生才會唸書;考不好的就要罰抄考題及答案,不願抄寫的就要交互蹲跳、或乖乖地接受記警告。

到現在,原本活潑愉快的小孩子已經視早自習為畏途,在大學教書的父母無法解釋頻繁考試、或是罰抄寫的用意,更不解,為何拒絕老師無理的要求就要記過?即使今天的教材都已經本土化了,老師的教學方法如果不能相對配合,學生怎麼會學得心甘情願?

在我的信念裡頭,好的教育制度是儘可能讓所有的人都能發揮所長。我們最無法釋懷的還是老師的教育態度,客氣一點的老師會說「你不適合台灣的教育制度」,粗暴的老師則會百般羞辱、要同學加以孤立、甚至於以激將的方式要求退學。如果沒有愛心,為何要來從事教育工作?

我們嘗試跟學校溝通,訓導主任就坦白表示,女兒就恨死了其任職的國中。新來的校長應該是好人,對於「為何記過之前未能先與家長溝通」的質疑,也只能以尊重老師推託。畢竟,所謂的「教改」已經進行十年了,只不過是把過去中央集權改變為諸侯割據罷了!只要威權心態依然在心中徘徊不去,而專業又不敵錯亂的「選民」角色之際,老師就可能是社會改革的阻力。

我們有幾種可能的選擇:換老師、換班級、換學校、或是換國家。當然,我們也明白,一旦對外訴諸公意,小孩子被貼上標籤,到哪裡都不免會被當異類而歧視。彆扭的國中生正值青春期,最需要父母,我們不可能送回老家或是岳家,更不忍心拜託已經在擔任訓導主任的自己學生照顧。送外國,不只家庭沒有經濟能力,更是一種逃避;試想,我們千辛萬苦才能回來,起有放棄子女受教權的道理?

回想在十年前,我曾經為了要教官退出校園而在立法院外靜坐,兩年來則誠意參與軍訓課程轉型為國家安全教育的工作。另外,為了族群的和諧,去年受客家委員會委託草擬『語言公平法』;目前,又被教育部延攬為國語推行委員,幫助該法的推動。內人任教台灣大學,我們自認為不管是教學、研究、服務,都對得起國家、社會、學生,卻是為了小孩子的上學每天有如割心。

我們猜想,只要是常態分班,老師就有來自某些家長的壓力。然而,與其尋求非明星學校、或是放牛班,不如懇求在第一線教學的老師,將心比心,可否讓我們的國中生過得快樂一點!?

在這三年的煎熬,小孩必須面對老師的各種無理要求(譬如,下課時間不能打籃球)、以及人格羞辱(譬如,這是教授的小孩),我們能溝通就儘量溝通,要不然,也只能祈禱小孩平安無事畢業。三年中,家裡彷彿是個二十四小時的收容所,小孩子的朋友來來去去,有時,一大早起來,家門口會多了幾雙鞋子,有些還是其他學校的!說這些小孩是壞學生?問題學生?或許,只是缺乏老師多一點關心罷了!當學生需要你的時候,老師在哪裡?

隨著小朋友一個個前往美國、加拿大、澳洲、或是紐西蘭,小孩雖然身長已經高過自己,卻是更加寂寞。一回,全家隨我到花蓮壽豐東華大學演講,小孩在海邊騎腳踏車受傷,只好在家休息,國中沒有畢業。父親介紹到友人的珠寶公司學手藝,不過,或許是太單調,沒做太久。終於,小孩鼓起勇氣,要求能不能跟同學一樣,到美國去唸書?

我的立即反應是,夫婦當年是大學畢業才出去唸研究所,現在,小孩子要去唸高中,再怎麼說,也是不放心,何不唸不用擔心升學的高中,譬如烹飪學校?小孩子的想法很單純,如果別人有辦法,他也可以,況且,看了幾間學校,還是覺得與自己的期待差距太大;太太也同意小孩的看法,否則,在台灣混三年,即使可以拿到高中,又如何?我倒不在乎小孩子書要唸幾年才畢業,在台灣,我們看到碩士生三四年,在美國,同樣看到台灣的留學生博士唸一輩子,也不急著畢業,反正,大隻雞慢啼,又何必即於一時?

問題來了,根據過去的經驗,小孩是在美國出生的,如果不拿美國護照,美國在台協會是不願意發給簽證的。這真是進退兩難的抉擇,雖然我本身並沒有反美情結,不過,作為一個台灣獨立運動者,總是希望自己能以身作則,留在自己的國家;然而,小孩子自己長大了,希望能對自己的未來有所掌握,我們當然也想要尊重。更何況,我們在過去15年來,已經給台灣的教育界幾次機會了,並沒有虧欠!

我曾經當面拜託副總統呂秀蓮,看是否能重視教改的問題,政府不要只會辦跨年晚會來討好即將有投票權的青年人,而不管青少年的教育;不過,她表示無能為力,因為,總統只把人權、科技交給她,其他的,是行政院長、以及部長的權限,無法介入。我也對陳水扁總統做同樣的請求,不過,他也表示,大家都說「教改十年」,而民進黨只執政六年,教改政策是國民黨時由李遠哲訂的,沒有人敢去更動。

我曾經幾度在不同的電視論政節目公開表示,如果我可以槍斃一個人的話,那就是主導教育改革的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特別是在民黨執政以來,歷經三任教育部長,只是讓小孩子的學習更痛苦。好笑的是,李遠哲大概耳聞我的抱怨,在一次接受《聯合報》的訪問中,很突兀地說,交代他跟三任教育部長的淵源,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更好笑的是,李遠哲說,教改的事應該要去問連戰,因為當時執政的是國民黨。我們猜,連戰會把責任推給誰?當然是現在執政的民進黨!那麼,交稅金、養政府要幹甚麼?

還好,美國在台協會沒有給予太多的刁難,只是納悶,為何到現在才來給小孩申請美國護照。我們找出小孩從小到大的照片,讓他們判定這就是當年在美國出生的嬰兒,百感交集,小孩問的話不斷在腦中盤旋,「為何你們當年沒有我的同意就生下我?」「為何不要等我唸完書再回來?」然而,如果當年沒有一時的疏忽,回台灣後,太太老是流產,還有機會生下如此令人愛不釋手的你嗎?對不起,當時真的沒辦法替你的教育著想,只是期待,看台灣的教改與你的長大比賽,或許是騙自己,等你面對的時候,應該是水到渠成了。我想,我們的判斷錯了!

其實,我們在美國舉目無親,人海茫茫,何處安身立命?幸好,平時有燒香,友人聽聞立即表示願意接納。幾經波折,終於讓小孩單身踏上新大陸,夫婦想,他真的是比我們勇敢多了。想當年,我們兩人加上四卡皮箱,鄉巴佬般抵達芝加哥、再轉小飛機前往香檳,第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怎麼天老是不會暗下來;現在,小孩一個人出外,英文不懂,一下子就要飛越太平洋,也是捨不得。

沒隔幾個月,太太說小孩要回來了,晚上要到桃園接機,又是一陣錯愕。不過也可以理解,英語原本就沒有理由很好,加上美國不是很鼓勵多元文化,一下子就唸普通高中,不論是學校、還是本身,應該會有很大的壓力。當然,由於大人不在身邊,傍晚放學回家沒有人可以問功課,惡性循環。我想一想,過去九年來,小孩子的功課都是太太在處理,我自己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外面、就是坐在書桌或是電腦桌前面,沒有真正用心過,所以,只能怪自己。不過,小孩子還是很純真,表示以後還是要再去美國唸書。

接下來,怎麼辦?反正,學歷不是那麼重要,只要他覺得有必要,以後就會去唸,因此,趁剛好滿16歲,幫他在大賣場找了一個正式工作,學作麵包。去年過年,因為公司排班輪休,我們第一次沒有回家過年(除了在美國的七年),我們在除夕夜去接他下班,看著他做的麵包,好像當年夫婦抱著趕車交班的寶貝,一夜之間,就這樣長大了,我不知要高興、還是羞愧?

寒假中,同學由紐西蘭回來,在家裡住了幾天,小孩興起一同前往唸書的念頭。只要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們當然會想辦法配合。經過上網研究,加上朋友幫助篩選,全家浩浩蕩蕩飛往奧克蘭,進入語言學校。我因為從事原住民族研究,對於紐西蘭相當嚮往,也曾經召集了一個「瞭解當代紐西蘭政治學術研討會」、並編輯了一本《當代紐西蘭民主政治》。我在《台灣族群政治與政策》(2006)的序言跟家人答應:「也許,等有一天,當台灣能像紐西蘭一般的樂土,再補償你們吧!」當時,也沒有想到要把小孩送到南太平洋唸書。

近來,我寫了一篇〈陳水扁總統,何不向宋楚瑜先生道個欠?〉(《聯合報》2006/11/30)。理由很簡單,就是尊重當事人的意願罷了!不希望小孩子背負父母、甚至於祖父母的期待、或是責任。

由總統國務機要費到台北市長特支費的爭議蔓延不止,不管是民進黨淚斬扁嫂、還是會計師公佈小馬哥的歷年的捐款流向,支持者涇渭分明,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連戲劇恐怕還是會繼續歹戲拖棚下去。相對之下,台北、高雄市長選舉的火爐一直無法熱起來,一旁的市議員候選人更是焦慮不已,沒有知名度的新人料想將難以出頭。

就像傳統市場走廊釘滿插座的水泥樑柱,水槽上端,油膩的電線相蜘蛛網般地穿梭來去,忽然一聲鈴響,原來,兀自掛著一支電話,珍珠奶茶攤的老闆娘還可以服務到家。只要不死人,電線不走火,生意照常作,這就是我們目前制度的寫照。

事前,經過監察院審計部、行政院主計長、以及總統府會計長的手,看似無妨,卻是千瘡百孔;事後,部會首長七嘴八舌、眾說紛紜,依然無人可以一言九鼎。呂秀蓮副總統提出「民主轉型徵候群」的概念,就是政治學上所謂民主化過程所面對「制度化不足」(weak institutionalization)的困境。

民進黨執政六年以來,念茲在茲的就是選舉中的割喉戰,反正是取而代之,不管是慣例、還是陋習,因循苟且,未能認真從事制度改革,終於嚐到制度殺人的苦果。在相互保障毀滅的思維下,藍軍高舉道德的巨闕,沒想到颱風尾竟會掃到自己人,只時,再高談行政疏失,已經沒有轉圜的空間了。

既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行政院長蘇貞昌遲來的一句「歷史共業」,而且還要行政院與立法院出面解套,其實是破壞最基本的三權分立憲政原理;至於「不能惡意株連」的說法,聽來充滿慈悲胸懷,雖然未必有意要替馬市長解套,不過,也很難不被解釋為緊急開鑿的防火溝,意欲與阿扁劃清界線。

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謝長廷一向風趣,在調侃郝龍斌是「美國人的爸爸」之際,不忘提醒大家,他當年擔任閣揆時,還特地把在美國唸書的小孩召回來。他自我解嘲,可惜院長只當了八個月就鞠躬下台,耿耿於懷,同樣地是在挖苦阿扁。如果民進黨的接班人都是如此巧言令色,即使平面、電子媒體全力護航,看在支持者的眼裡,恐怕也難有作為。

在陳水扁落難之時,新潮流首鼠兩端,原本在意料之中,無非是要測試綠色選民的意向。人在美國的阿扁嫡系、前客委會主委羅文嘉,義氣凜然指控總統「不斷圓謊」,未必是媚俗,不過,細讀其文,恍然大悟,當年以美國人的父親來質疑宋楚瑜忠誠的,原來是他的傑作。當年,以出生地、還是國籍來作文章,固然有其歷史背景,不過,時空俱變,在全球化的此刻,究竟要墨守成規、還是昨是今非,仍有議論的空間。

其實,儘管美國公民採取屬地主義,不過,在美國出生,未必一定要申請美國護照。由於我國奉行屬人主義,只要父母堅持,我們在新大陸的新生兒,仍然可以向駐外使館、代表處申請中華民國護照。唯一的困境是,將來小孩回國,如果想要重回出生地,譬如留學,美國在台協會的辦事員有可能會覺得沒有面子而拒發簽證。民進黨諸公,就饒了陳致中夫婦、讓他們自己抉擇吧!陳水扁總統,何不向宋楚瑜先生道個欠?

我在擔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主任的時候,經過系務會議的同意,開設「台灣政治史」。原先,學校以「台灣既然沒有歷史,怎麼會有政治史?」為由拒絕,隨後,由於系上的強力堅持,才終於讓學校答應開課,邀請世新大學的李筱峰教授前來講授。後來,系上聘了二二八事件專家陳翠蓮教授,才由她接手這門課;近年,在她離職後,課程面臨無人可以開課的窘境,我徵得系上的同意,將在今年(2007)秋季班恢復這門選修課。那麼,就這本書獻給未來修習的同學!

有關本書章節的安排,大致上是根據論文發表的順序;至於詳細的出處、以及收錄情況,請參考各章首頁下面的注釋。必須向讀者說明的,有幾章已經收於作者自己早先的論文集,只不過,因為交叉散佈於不同主題的書,為了完整性、以及方便讀者,特別找出來放在一起。

*《台灣政治史》一書自序。2009/4/11。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施正鋒教授
學歷:美國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博士、美國Iowa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碩士、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學士
現職: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兼任教授
學術專長:政治學(國際關係、比較政治學)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facebook.com/cfshih2012 http://faculty.ndhu.edu.tw/~cfshih/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不應侷限原住民族的政治參與權 / 施正鋒教授
生vs.熟、番vs.人、客vs.閩?一份日本時代戶口名簿能告訴我的 / 施正鋒教授
新加坡一度加入馬來西亞的原委 / 施正鋒教授
馬來西亞的獨立建國 / 施正鋒教授
魁北克獨立公投的經驗 / 施正鋒教授
魁北克與渥太華的角力 / 施正鋒教授
魁北克獨立運動 / 施正鋒教授
姓名登記羅馬化的思考 / 施正鋒教授
原住民族締結條約的權利 / 施正鋒教授
墾殖國家與原住民族談判條約(或協定) / 施正鋒教授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22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寵物法律案例實務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永恆婚禮顧問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法律具時效性,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