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文章總數:202947 瀏覽總數:488022122
文章總數:202947 瀏覽總數:488022123
點選此處可回到首頁!
法律知識庫 課程講座 法律圖書 電子報中心 回首頁
台灣法律網新訊



網路下注是不是賭博罪?
儒林外史,官場現形記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從事保險業務招攬事務之約定,其性質勞動契約抑或承攬契約?(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8年度勞訴字第125號民事判決)
【林蕙瑛專欄】談情說愛手機功不可沒,分手時也是一則簡訊說沒感覺了
憲政改革的可能走向
檢舉或查獲違規菸酒案件獎勵辦法修正後,檢舉人獎勵金的給獎比率提高為多少
規範包租業 內政部公告包租、轉租契約 上路後全面保障房東及房客
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就是與虎謀皮
荷蘭殖民統治下的印尼
無關蔡英文!
選舉的自由是基本的人權
1988年以前,全世界我最不了解的地方是大陸!
向彭文正,賀德芬致敬!
庶民萬歲!生命共同體大團結!
【林蕙瑛專欄】發展三贏的局面
租屋新制「包租轉租契約」懶人包
獨立之道、路迢迢,建國之夢、夜漫漫
Albert Camus(1913~1960),"Le mythe de Sisphe"薛西佛師的“”盤石“”
國民黨和韓國瑜,不要再跪求郭台銘了!太難看了!
郭台銘的缺點:沒有好好讀論語!

 台灣法律網 > 法律知識庫 > 司法萬象 > 319槍擊事件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319彈殼(槍擊)事件全程紀事(六)(上)

文 / 尹章華教授
【台灣法律網】


第一章     319彈殼(槍擊)事件全程紀事 

第六節    無法解釋爭點及物理結論 

【鑑識報告經外交管道由美國轉送到最高檢察署無法解釋六大爭點及七項物理結論】

 李昌鈺 319槍擊鑑識報告中、英文全文,最高檢察署於93年11月5日登載上網,根據李昌鈺鑑識報告,由於本案仍存諸多無法確定因素(包括兇槍未尋獲),無法解釋六大爭點及七項射擊物理結論,但可確定至少一顆子彈是直接對吉普車。

    李昌鈺註明,這份報告是以刑事局鑑識報告、中央警察大學物證分析、民間測試團體及其他協力專家,以及李昌鈺團隊獨立完成的物證檢驗及多年經驗所成,報告結論隨時可因新事證出現做修正,報告內文長達103頁,結論有30多頁。

    李昌鈺報告首先說明團隊成員背景,第一部分敘明國際知名法醫魏契 (Dr. Cyril Wecht)等鑑識專家3月來台經過,包括魏契到總統府看陳水扁總統肚傷、赴奇美醫院察看一些當時該醫院替陳總統救治照片、X光片、詢問奇美醫師當時急救情形及醫院記錄。

    報告引述魏契說法,聲稱看到陳總統肚傷時,已距離槍擊案發一段時日,傷痕看不到原來樣子,因此整份鑑識報告,只能引用魏契訪視奇美醫院「此一傷口與低速彈頭所造成的新槍傷相符」說法,做為傷口部分的調查說明。

    在副總統呂秀蓮傷勢部分,李昌鈺引用魏契看過的資料和傷勢,說明膝蓋傷口和由彈頭直接撞擊所造成傷口相符,且傷口為新傷。

    報告第二部分則強調李昌鈺4月來台前往台南現場重建、彈道重建,報告中並搭配數十張照片,詳細說明利用雷射光現場重建過程﹔第三部分為衣物、彈頭等物證報告,強化一些刑事局未看出的微物跡證,包括彈頭上細纖維、彈殼上更詳細「工具痕跡」,都提供照片說明。

    第四個部分,李昌鈺報告引用刑事局製造改造槍枝經過及整個試射豬皮結果,李昌鈺要求刑事局做出是否能穿透衣服,結果確定改造槍枝是可以射擊出去,並能在豬皮上發生摩擦穿透痕跡。
    在最後結論中,李昌鈺認為仍有很多無法確定因素,導致調查報告出現限制,包括彈殼掉落的位置並不確定﹔火藥成分也不確定﹔兇槍未發現等。

    另外,包括二顆彈頭是否從一把槍射擊或二把具有相同特徵槍管的槍所射擊﹔每次射擊真正的出槍口速度為低何﹔每次射擊撞擊到標靶速度及撞擊能量﹔二次射擊各自產生的能量﹔每次射擊的真正出槍口速度﹔彈殼真正的拋殼方式等六項爭點,可能無法達到科學上、可以信賴結論。

    至於,報告中無法回答的問題則有七項,包括射擊者真正位置﹔吉普車真正行駛速度﹔吉普車及車隊行駛在馬路上真正行進路線位置﹔槍枝與標的距離﹔每槍真正射擊角度﹔射擊者真正身高及體重﹔射擊者欲射擊目標為何人 (射擊者心裡想的目標無從研判,可清楚瞭解的是,至少其中一顆彈頭是直接對著吉普車)。

    李昌鈺團隊的319鑑識報告,是於8月30日經外交管道,由美國轉送到最高檢察署,由於許多內容涉及專業,最高檢發交刑事局鑑識科翻譯,刑事局花了10天完成翻譯,期間最高檢指派精通英文的檢察官莊春山核閱,最高檢在完成翻譯後,將中文版寄送給李昌鈺。


【美國聯邦調查局認為槍擊案有太多疑點,不能夠用常理去解釋】【10】

李昌鈺在夏威夷接受台灣東森電視台訪問時表示,美國聯邦調查局人員都認為槍擊案有太多疑點,不能夠用常理去解釋,令人感到奇怪,他說:“昨天晚上,美國聯邦調查局請我去演講,很多各地的人員參加,他們對這個(槍擊案)事件也是覺得很奇怪,世界上總統、副總統被槍打了,都不可能沒有立即加強警衛?他們問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現場沒有封鎖?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李昌鈺表示,對於美國聯邦調查局人員的質疑,他亦無辦法向他們解答,台北當局的安全系統失職,是無知、無能,或是有心故意?李昌鈺又說,他只是負責物證調查,至於有關物證從何處收集就無從知曉。李昌鈺還舉例說明,就拿彈殼的位置來說,彈殼是民眾撿到的,再憑印象放回,到底彈殼的真正位置應該在那,誰也不清楚。李昌鈺強調,319槍擊案的基本問題在於現場有沒有封鎖,這些疑問的偵查應屬於刑事警察局長侯友宜的權責。此外,對於李昌鈺曾提出陳水扁的長褲上有兩處不明的破壞痕跡,並不是血跡,刑事局表示,長褲已經列為證物,被檢察官收走,因此沒有鑑識。另外,為什麼油膏是大量塗抹在夾克外層,引發外界聯想,鑑識人員對此不願發表意見。


【真調會結論】

真調會報告做出兩點結論:

1.319 槍擊案係為選舉操作。

2.總統陳水扁腹部創傷非於319當日下午1時45分在台南金華路三段,以扣案的鉛彈頭所造成。【11】 

三一九真調會提出三一九槍擊案的調查報告,認為三一九槍擊案是選舉操作,建議立法院罷免總統。對於罷免總統之議,國民黨肯定,曾永權認為有助人民理解真相,親民黨反應「低調」,認為真調會建議不太可行,政治氣氛不宜;民進黨則建議修法,拿掉真調會條例違憲的部分。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曾永權表示,真調會成立以來,受到執政黨打壓,被扁政府官員踢館,要預算不給預算,成員自行出書籌錢,忍辱負重,堅持理想,完成這分調查報告,值得肯定。他說,人民對於三一九的真相,「心中已有定見」,真調會的調查報告有助於民眾更加了解三一九槍擊案。真調會在蒐集總統府、刑事警察局公布之資料、奇美醫院病歷資料、各大媒體拍攝之影帶、照片,聽取各方專家之意見,與李昌鈺博士會談,詳加分析研判,雖不能找出槍手、幕後策劃人、作案之計畫及細節,但已可證明陳總統腹部的創傷,非 所謂 3 月 19 日當天下午 1 時 45 分在台南市金華路現場,以扣案的鉛彈頭所打傷。理由要旨如下 :
一、以扣案鉛彈頭的溫度、速度及與皮膚接觸的時間,不會使陳總統的肚皮發生灼傷。
二、以扣案鉛彈頭的溫度不會使陳總統的夾克有受熱熔融的現象。
三、以扣案鉛彈頭的長度、直徑,不可能產生陳總統腹部傷口的深度及長度。
四、李昌鈺博士的鑑識報告中關於陳總統內外褲之穿法,與陳總統在奇美醫院縫合傷口時,照片所示內褲之穿法及平常出巡時外褲之穿法不合。陳總統 3 月 19 日當天所穿的內、外褲不沾血跡,違反生理法則,外褲無彈孔,違反物理法則。
五、槍擊現場拾獲二顆彈殼,違反物理法則。
六、以扣案鉛彈頭掉落之時間及地點,陳總統之傷口不是扣案的鉛彈頭於所謂 3 月 19 日下午 1 時 45 分在台南市金華路 3 段造成的。

茲陳證據並分析如下:

•以扣案鉛彈頭的溫度、速度及與皮膚接觸的時間,不會使陳總統的肚皮發生灼傷

 被子彈打中,造成皮膚燒灼而受傷,乃想當然爾之事。在 319 槍擊事件中,在第一時間親眼目睹總統之傷口的醫師,是隨扈醫師簡雄飛、蕭自佑、奇美醫院之急診部主任林宏榮及副院長李浩銑,以及當天隨即趕到醫療現場的,台南新樓醫院院長莊明雄 。以上幾位醫師先後在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節目、《自由時報》及在台灣高等法院作證時一致表示,總統傷口周圍有燒灼痕跡。

1、 93 年 3 月 26 日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
李浩銑: 傷口旁邊有一些燒灼的痕跡,旁邊還有 2 個紅點。就傷口的大小範圍位置,且傷口四周有燒灼的痕跡,按照我的經驗,這種傷口屬於槍傷的可能性最大。
簡雄飛: 我看到的傷口邊緣是不規則的,且有燒灼及鈍傷,所以傷口很特殊。

2、 93 年 3 月 31 日《自由時報》
莊明雄: 陳總統身上橫向傷口邊緣,明顯有燒灼傷,裂口與刀傷或爆竹炸傷完全不同,我當下猜測槍傷,並本能地握著陳總統的手。

3、 93 年 9 月 2 日及 14 日台灣高等法院當選無效事件之筆錄
簡雄飛:我跟奇美醫院的醫生在總統的病房旁邊討論應該是槍傷。我由內衣上的兩個彈孔及傷口是個裂傷,邊緣有不規則的燒灼狀態、組織有點壞死來判斷 。
蕭自佑:它是一個相對整齊的傷口,在傷口周圍邊上有燒灼的痕跡,出血不多 。
李浩銑:傷口的周圍有不規則的鋸齒狀及燒灼的痕跡,再加上照片上的吉普車玻璃上有破洞,判斷槍傷的可能性很大 。

 依上開說法,總統的傷口確有燒灼的現象。究其原因若是槍擊造成,則應是扣案鉛彈頭本身的熱能,擦過陳總統的皮膚時所造成的,但是否灼傷取決於子彈發射後所產生之熱能。依李昌鈺博士之鑑識報告及專家實證之研究,以鉛彈頭的溫度、速度、接觸皮膚的時間,所產生的熱能,均不足以燒灼陳總統的皮膚。

(一)李昌鈺之報告記載,陳總統之傷口是「低速」彈頭所造成之新槍傷( a lower velocity gunshot wound of recent origin. )。 雖然在其 2004 年 8 月 27 日的定稿( Final Draft )表示,這個「高溫」創傷是典型的彈頭擦過傷 ( This thermal injury is consistent with a typical bullet graze wound. ),但 2004 年 11 月 10 日的「最後報告書」( Final Report ),則刪除 ” thermal ”一詞 。其意應是陳總統腹部的傷口是「低速」的彈頭造成的,不應出現高溫造成的傷口。

(二)Vincent J.M. Di Maio 博士在所著《 GUNSHOT WOUNDS 》一書指出:

「子彈離開槍口時,表層溫度易超過 100 ℃,但子彈與皮膚接觸的時間只是一瞬間,不足以造成灼傷。飛行中的 9 公厘 Parabellum 銅包衣子彈表面溫度,經溫度自動紀錄器測得為 147 ℃ -152 ℃,而以 1148 呎 / 秒( 350 公尺 / 秒)之速度接觸皮膚時間約為 0.0001 秒。吾人知道子彈不會灼燒皮膚已有相當時日。 19 世紀末期, Von Beck 實驗判斷大口徑及 0.30 吋口徑步槍子彈傳送的熱量。他發現 0.45 吋口徑的鉛彈頭溫度為 69 ℃;鋼包衣 0.30 吋口徑子彈為 78 ℃;銅包衣 0.30 吋口徑步槍子彈 110 ℃。子彈用手指頭碰觸,並無足夠的熱能燒灼皮膚。」 ( “ While bullets may easily attain a surface temperature of over 100 ℃ after leaving the muzzle, the contact time between the bullet and the skin is extremely short, insufficient to cause a burn. While thermographic measurement of a copper jacketed 9mm Parabellum bullet in flight showed a surface temperature of 147 ℃ to 152 ℃ , contact time with the skin at a velocity of 1148 ft/s ( 350m/s ) would be approximately 0.1 ms. That bullets do not burn the skin has been known for some time. In the late nineteenth century, Von Beck conducted experiments to determine the amount of heat imparted to both lead bullets of large caliber and jacketed .30 caliber rifle bullets. He found that the temperature of a recovered lead bullet of .45 caliber was 69 ℃ ; a steel-jacketed .30-caliber bullet 78 ℃ and a copper-jacketed .30-caliber rifle bullet 110 ℃ . The missiles were handled by the fingers and never possessed sufficient heat to burn skin. ”)

(三) K. G. Sellier and B. P. Kneubuehl 兩位專家亦指出,子彈的溫度不足以在著彈或貫穿皮膚時造成灼傷,因為子彈接觸皮膚的時間遠少於 0.001 秒。 (“ The temperature of a projectile, mentioned above, is not sufficient to cause burns at impact on the skin or during full penetration, as contact time is far bellow one millisecond. ”)
(四)W. Marty, T.Sigrist 及 D. Wyler 三位醫師實證指出,初速每秒 350 公尺時,子彈與皮膚接觸的時間只有 0.0001 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子彈與皮膚之間的熱能傳導不可能發生。 (“ At a V0 of ~ 350 m/s,the contact time with the skin amounts to only 0.1 ms, which means that the relevant conductive thermal processes between the projectile and the skin cannot take place. ”)

 即可能造成 燒傷的原因是,子彈對皮膚組織所傳導的熱能,但熱能的高低與子彈本身的溫度及子彈與標的物接觸的時間有關,但扣案的鉛彈頭的熱度不可能使陳總統的傷口產生燒灼的現象,說明如下:

(一)鉛彈頭撞擊標的物時之溫度不高
1、鉛的鎔點為 327.4 ℃。扣案之鉛彈頭受損輕微,故彈頭溫度必然低於 327.4 ℃。
2、 Marty, Sigrist, Wyler 三位醫師以紅外線自動溫度記錄器實測子彈進入傷口時的皮膚溫度,以 0.25 吋、 0.32 吋、 0.38 吋以及 9 釐米口徑手槍在槍口距離肚皮僅一公分近距離下射擊時,肚皮上的溫度不超過 56 ℃。飛行中 9 釐米口徑的 Lugar 廠手槍子彈,初速大約 350 公尺 / 秒,表層溫度 147 ℃ -152 ℃。
3、 K. G. Sellier and B. P. Kneubuehl ,所譯德文 「 創傷彈道學暨科學背景 」 ( Wound Ballistics and the Scientific Background) 一書,指出 「子彈只有表層是熱的,內部仍是冷的」( only the surface of the bullet is hot, while the core remains cold ),蓋「熱能的傳導是一個相當慢的過程,而彈頭運動的時間少於一秒鐘,產生的熱能的傳導僅限於表層,因此內部仍不受影響。」
4、 W.Lamel and G.Seitz 所著「 Jagdballistik 」一書 估計子彈表層溫度增加的狀況,舉北約組織制式軍用線膛步槍 7.62x51mm 子彈(重 9.50 公克,初速 830 公尺 / 秒)為例,槍管內溫度為 160 ℃,因與空氣摩擦,最多上升 55 ℃。故這種軍用線膛步槍子彈的表層溫度,在室溫 30 ℃下,大約可達到 245 ℃。
5、刑事局 2004 年 6 月之實驗, 3 顆有效之鉛子彈,初速約 180 公尺 / 秒。
6、 2004 年 6 月 30 日陳笏先生試射團隊,擊發 40 發有效子彈,與夾克撞擊時的速度約 162 公尺 / 秒。
 查扣案 319 鉛彈頭未貫穿陳總統的衣服,如李昌鈺博士所認定傷口是低速撞擊造成的。扣案子彈重 3.88 公克,無膛線痕,射速又低,子彈溫度應低於前述北約組織制式軍用線膛步槍 7.62x51mm 子彈(重 9.50 公克,初速 830 公尺 / 秒)之 245 ℃,尤不可能高於鉛之鎔點 327.4 ℃。

(二)鉛彈頭撞擊標的物之時間極短
 子彈與肚皮接觸時間的長短是限制熱能傳導的重要因素。 Marty, Sigrist, Wyler 三位醫師實測的結果,最長為 0.0002 秒。若鉛彈頭撞擊標的物時的速度是在 150 ∼ 200 公尺 / 秒之間,則扣案鉛彈頭與陳總統肚皮接觸的時間最多也不會超過 0.0002 秒 。這樣短的時間不足以造成灼傷。

(三)子彈可轉移的全部熱能極微
 子彈傳到陳總統肚皮上熱能的因素是子彈本身所含熱能的多寡。吾人可以合理假設鉛彈頭外層的溫度是 220 ℃,占全部質量的 25 %,子彈的其餘部分是處於室溫的 30 ℃。鉛的比熱是 129J/kg ° C 。子彈的表層溫度一定明顯低於軍用線膛步槍所用的子彈( 7.62X51mm NATO )的表層溫度,因此可知子彈在撞擊標的物時的表層溫度不高於 200 ℃。

 由以上數據,扣案鉛彈頭傳導到正常溫度下人體皮膚的總熱能,即使百分之百的傳導,亦不高於 5 卡。 5 卡的熱能僅足以使一茶匙的水溫升高 1 ℃,因此,肯定不會造成燒傷,遑論留下灼傷痕跡 。

 故以扣案鉛彈頭的重量、停留在衣服時的可能速度、溫度、接觸陳總統肚皮的時間以及所產生的熱能,會造成陳總統皮膚灼傷,顯然 違背物理法則。

二、以扣案鉛彈頭的溫度不會使陳總統的夾克有受熱熔融的現象

 刑事局報告指出陳總統所穿的夾克的入射口,其上纖維發現有少許受熱熔融現象。惟查該夾克的材質是聚酯纖維,其軟化點是 238 ℃ -240 ℃,熔點是 255 ℃ -260 ℃ 。

 前揭 Marty, Sigrist 與 Wyler 實測結果, 9mm Lugar 廠手槍的初速是 350 公尺 / 秒,在飛行中的溫度為 147 ℃ -152 ℃ ,刑事局認定 319 事件之兇槍是土造手槍,速度更慢,溫度不可能更高,而且遠低於聚酯纖維的熔點。更重要者即彈頭與夾克接觸的時間低於 0.001 秒,故所能傳導之熱能極為有限,不足以造成夾克纖維有「受熱熔融」的現象。 又根據刑事局 及李昌鈺報告 所認定,子彈不是從近距離發射,陳總統的夾克上未發現火藥殘跡, 因此,也無法以「火藥燃燒」來解釋其受熱融溶的現象。

三、以扣案鉛彈頭的長度、直徑,不可能產生陳總統腹部傷口的深度及長度

 查扣案之鉛彈頭,長 1.01 公分,直徑 0.81 公分。政府公布的傷口長 11 公分,寬 2 公分,深 1.2 公分(初公布時是 2 公分深)。傷口深度是彈頭長度的 1.2 倍,直徑的 1.5 倍。

 刑事警察局於 93 年 6 月以仿 BERETTA84 型改造玩具槍枝裝填自製子彈試射結果,除第三次因彈頭撞擊夾克硬物產生彈跳外,彈道軌跡結果如下:
1、彈頭自左方射穿夾克外套、襯衫及內衣後,最後停於內衣中央與豬皮間,然後擦到表皮形成一條擦傷痕,其擦傷痕約 3.6 公分。
2、彈頭自左射穿夾克外套、襯衫及內衣後,然後直接穿入豬皮,並在皮脂內滑行,最後停於皮脂內,從射創入口至彈頭停止處約 11 公分。
3、彈頭自左方射穿夾克外套、襯衫及內衣後,最後停於內衣與豬皮間,然後擦到表皮形成二點不連續之擦傷痕,相對於內衣內側發現約 6 公分之擦痕。

 即政府以相同重量、大小的鉛彈及可能的火藥量,試射實驗的結果,固曾射出 11 公分長的傷痕,但其彈頭是卡在皮脂層內,非如陳總統傷口之彈頭是卡在衣服內,故扣案的鉛彈頭不會造成和陳總統一樣大小的傷口。

四、李昌鈺博士的鑑識報告中關於陳總統內、外褲之穿法,與陳總統在奇美醫院縫合傷口時,照片所示內褲之穿法及平常出巡時外褲之穿法不合。陳總統 3 月 19 日當天所穿的內外褲不沾血跡,違反生理法則。外褲無彈孔,違反物理法則 。

 查李昌鈺博士 93 年 4 月 9 日上午 9 時 30 分前往總統府拜會陳總統時,特別測量陳總統內外褲之穿法,究其原因,或亦認為總統的內褲及西裝長褲均未沾血,不無疑問。李博士當時以肚臍作參考點,測量結果,肚臍距褲緣上方 8 公分;距皮帶上緣 9 公分;距皮帶下緣 12.7 公分;距內褲上緣 14 公分 。(圖片 23 )

 據此,陳總統內褲之穿法距離肚臍 14 公分,外褲距離肚臍 8 公分。但查:

(一)陳總統 3 月 19 日當天在奇美醫院縫合傷口前,打麻醉劑時之照片,顯示陳總統當天之內褲是穿在腰際間(圖片 24 、 25 ),為縫合傷口,在場醫師曾將褲腰部分往下拉,故內褲呈現相當明顯之皺摺,因此,陳總統當天內褲的穿法,並非在肚臍下 14 公分。

(二)依刑事局報告,陳總統襯衫的射入孔約位於第 6 、 7 鈕扣間 ,當天穿著之外褲,長約 97 公分,腰?約 42 公分(相片 27 、 28 ),即陳總統之腰圍約 84 公分(相當於 33 英吋)。
 陳總統身高 167 公分,審視陳總統平常出巡時之錄影帶及現場照片,褲腰穿在襯衫第 6 個扣子下約 2 公分的位置。當天外褲長約 97 公分,腰圍約 84 公分,若褲子穿在肚臍下 8 公分,則會拖到鞋跟下約 5 公分,與陳總統平常之穿著完全不合(見圖 26 )。

 因此,李昌鈺博士 93 年 4 月 9 日測量之結果,與證據不合。

 又陳總統之傷口既在肚臍下 3 公分,則褲子必然與傷口相貼,不沾血跡,違反生理法則與物理法則。

 又因陳總統當天所穿之內、外褲相當平整,故未交給專案小組。惟據陳總統之醫療醫師所言,曾檢查總統之衣服,不論夾克、襯衫及內衣均有破洞,對於外褲,則未表示有破洞或破損。但刑事局報告記載,褲腰正面上緣發現有二個孔洞及一破損痕,長分別為 1.3 公分、 1.8 公分及 0.5 公分,研判非子彈貫穿所致。但外褲無彈孔,顯然違反物理法則。另該報告註明總統西裝長褲係由台南地檢署於 93 年 4 月 1 日轉交 。因此該二孔洞及破損,顯然是事後所做,以圖證明曾有子彈穿過外褲。

五、槍擊現場拾獲二顆彈殼,違反物理法則

 該鉛彈頭射穿陳總統夾克、襯衫、內衣,擦傷陳總統腹部,再穿過內衣而停留在內衣與襯衫之間。依此結果計算子彈速度最大值為 169.7 公尺 / 秒。依此速度,子彈裝藥量少,後座力弱,手槍就不能退殼,與彈道測試及數學計算結果不符,違反物理法則。然而卻有人在金華路三段 12 號前拾獲 2 顆彈殼。彈頭既停留在內衣襯衫之間,則手槍就不能退殼,現場即不會有 2 顆彈殼。而現場既有 2 顆彈殼,則子彈撞擊力必強、速度必快,鉛彈頭就會射穿陳水扁所有衣服,不知飛向何處。在陳總統衣內發現鉛彈頭,違反物理法則。 ( 引自帥化民將軍領導之試射團隊所得結果 )

六、以扣案鉛彈頭掉落之時間及地點,陳總統之傷口不是扣案的鉛彈頭於所謂 3 月 19 日下午 1 時 45 分在台南市金華路 3 段造成的

(一)陳總統當天所穿著的襯衫、內衣及夾克,夾克右側有一小洞,襯衫及內衣左、右各有一小洞,彈頭應已穿出襯衫。證據如下:

1、奇美醫院病歷表記載:「檢視衣服、夾克右側有一小洞,襯衫左、右各有一小洞,內衣左右亦各有一小洞。」

2、依刑事局報告及李昌鈺報告,扣案鉛彈頭是從陳總統夾克正面右下側約於腰腹部處,穿過襯衫、內衣、腹部、內衣。至於有無再穿過襯衫,刑事局報告表示襯衫左側,距下緣約 18 公分,距中線左側約 3.5 公分,發現一孔洞, 外觀呈「 L 」狀,長邊約 2.5 公分,短邊約 2 公分,未發現子彈貫穿摩擦之痕跡,研判該孔洞非槍擊所致。但李昌鈺 2004 年 8 月 27 日之定稿結論表示這是典型 L 形撕裂痕,由右向左方向,由扣子往上延續,但含蓄的表示,可能為彈頭低速要穿出襯衫而產生的撕裂效應造成 ( This hole could have been produced by the bullet exiting the shirt with lower velocity and thus creating the tearing effect. )

 但根據刑事局報告相片 088 、 089 (圖片 27 )及李昌鈺報告之相片 108 (圖片 28 ),很清楚可以看出該 L 形孔洞已呈破裂狀態。

3、奇美醫院副院長李浩銑 93 年 9 月 14 日在台灣高等法院作證時表示在縫合傷口之後,等待照 X 光之間的空檔,包括隨扈醫師曾檢查總統的衣服,襯衫的左邊也有一個明顯但不規則的洞,夾克左邊則沒有破洞。

4、台南新樓醫院院長莊明雄表示當天在現場討論傷勢時,徵詢總統同意,在陳總統身上翻找有無彈頭,發現夾克、襯衫、內衣右側有破口,內衣、襯衫左側也有破口,由外而內的衣服破洞順序非常吻合。

(二)總統經腹部 X 光照射及電腦斷層掃描,扣案的鉛彈頭是在總統身外第二腰椎處,應掉落在吉普車、路上,要不然在治療,翻開衣服時,也已掉落出來

1、莊明雄院長表示:
可是納悶找不到彈頭。後來做 X 光檢查與電腦斷層掃描,發現有一個不是在腹腔內的疑似金屬物,緊靠背後,所以請陳總統半起身,發現一顆彈頭從夾克掉下來。

2、李浩銑副院長 319 當天親筆所寫之病歷表記載:
腹部 X 光檢查發現有一圓錐狀金屬物體位於第二腰椎(如圖片 29 ),請總統坐立時發現有一銀灰色彈頭,可能位於襯衫與夾克之間。

3、奇美醫院急診部主任林宏榮醫師、急診部護理長蕭素秋、護理師吳貞鋆及蔡小萍簽名確認之「 3 月 19 日急診部記實」記載:
「……… 當時張晉民主任看完片子表示有看到第二腰椎下緣處有個金屬異物,隨即將陳總統推去做腹部電腦斷層掃描( CT ),張晉民主任在看完 CT 的片子後判斷金屬異物在背後,而後蕭素秋護理長與總統隨行醫師、放射科人員進去 CT 室幫總統搜身,並沒有發現金屬異物後,後來總統隨行醫師要求總統坐起來,脫掉夾克,這次很詳細的將衣服搜一遍、在夾克中間掉出一個金屬物體。」

4、經放射部放射師黃建中、許君國及主任張晉民於 93 年 3 月 26 日簽名確認之「 3 月 19 日放射線部記實」記載:
「……… 於是在 15 : 16 由放射師許君國實施腹部電腦斷層攝影,掃描至第二腰椎時,就發現一個不在腹腔內的金屬彈頭正緊靠著背後皮膚之處,於是立即停止掃瞄,再請隨扈醫師,包含院長再進去檢視,由於此時已確定不在腹腔內,隨扈醫師要求陳總統坐起來,乾脆脫掉夾克,職此時正在控制室檢視所掃過之影像是否有其他之異常,隨之看到在電腦斷層攝影檢查室內的二位隨扈醫師以及本院之李副院長發現一顆彈頭由夾克掉到檢查台,他們並將之置於小塑膠袋內,交由情治人員。」

5、該醫院放射部張晉民主任 93 年 9 月 2 日在台灣高等法院證稱:
「照完 X 光後,就去照電腦斷層攝影,在做到腰椎第二節部分,就發現彈頭是在身體外面,就停止掃瞄,他們就把手伸進總統躺著的電腦斷層檢查台上,從總統背後去摸,沒有摸到東西,因為確定子彈是在腹腔外面,就請總統坐起來把上衣脫掉,在脫的過程,後來子彈就掉出來。」

6 、許君國放射師證稱:
「電腦斷層攝影的結果發現在腰椎第二節部位的身體外有子彈,我們院長就和隨扈醫師進去請總統坐起來把外套脫掉,後來子彈就掉下來。在請總統脫掉外套之前,我們詹院長有用手去摸總統背部,沒有摸到東西,後來隨扈醫師認為沒有穿透性傷口,所以隨行醫師才決定要請總統坐起來把外套脫掉。」

7 、李浩銑副院長證稱:
「電腦斷層照起來比較像在身體外面,大家都比較放心,我們院長就進去摸總統的背後,結果沒有找到子彈,接著院長就出去,本來建議說再照一次電腦斷層,但是我和蕭醫師和電腦斷層掃瞄技師還有護理長就建議總統坐起來,總統坐起來後,蕭醫師剛好站在總統臀部的旁邊,子彈掉下來,蕭醫師剛好摸到子彈。」
「當時我看子彈掉下來的情形,覺得子彈是在襯衫與夾克之間。」

 由以上書面紀錄及證詞,充分證明襯衫左側 L 形孔洞已成破洞,鉛彈頭已穿出襯衫。由於夾克左邊沒有破洞,所以,鉛彈頭應落在襯衫與夾克之間。因此,刑事局局長侯友宜在 3 月 19 日當天 22 時 30 分專案報告中表示:「在總統夾克發現一顆鉛製彈頭。」及刑事局鑑識團隊所謂:「子彈留在外套內。」 是正確的說法。

 至於隔天 0319 專案小組 所謂:「子彈卡在內衣與襯衫中間。」或刑事局 8 月公布的報告表示彈頭穿過內衣,最後停留在襯衫及內衣之間,完全與證據不合。事後改變說法,不過是為配合陳總統當天所穿之夾克下緣無收口,否則彈頭早就掉出來的事實。

 又依刑事局報告,陳總統夾克正面右下側約於腰腹部處,距夾克下緣約 17 公分,距夾克肩線下方約 52.5 公分、距夾克中線右側約 18 公分處,發現一疑似彈孔,左邊並無彈孔或破洞,故彈頭不可能停留在夾克左邊的襯底。李昌鈺報告曾明確表示,夾克內外總計發現二個孔洞( The were two holes in the jacket. ),孔洞與彈頭出口相符 。故呂副總統之中彈紀實所謂子彈停留在夾克左邊的襯底,亦有誤會。

 綜上所陳,鉛彈頭穿過陳總統之襯衫,若停留在衣物之內,則應在襯衫與夾克之間。如圖片 31 所示,陳總統之夾克下緣並無收口,所謂之槍擊發生在下午 1 時 45 分, 2 時到達奇美醫院,前後有 15 分鐘之久,陳總統一路站在吉普車上,下車後,步行進入奇美醫院急診部。由於重力作用,鉛彈頭應該早就掉在吉普車上或掉在路上 。

 次查,腹部 X 光檢查之結果,鉛彈頭在第二腰椎的部分。陳總統當天從 2 時進入醫院,到近 3 時 20 分完成腹部 X 光檢查,一直躺在同一病床上,竟毫無感覺,殆無可能。

 末查,在奇美醫院急診部縫合時,在場醫師曾拉開總統之內衣、襯衫及夾克,內褲及外褲則被往下拉到接近陰毛之位置(圖片 24 、 25 ),傷口縫合後又拉回來。

 照腹部 X 光後顯示,鉛彈頭在第二腰椎,如前圖片 29 所示,其位置在背部正中,較腹部傷口之相對位置稍高。因此,退一步言,鉛彈頭若非掉落在吉普車上或路上,於醫院縫合傷口,拉開衣褲時也應掉落,否則於完成電腦斷層掃瞄確定在身體外,在場醫師搜身及搜衣服時 54 ,也應尋獲。在奇美醫院放射部將總統身體及衣服遍尋未獲後,脫掉夾克時,才由夾克中掉出一個彈頭,顯然違反物理法則。因此,若謂扣案的鉛彈頭是所謂 3 月 19 日下午 1 時 45 分擊傷陳總統之子彈,無法令人信服。

 綜合以上六大證據資料,依據生理法則、物理法則、因果關係、經驗法則,可以充分證明陳總統腹部的創傷,不可能所謂於 3 月 19 日下午 1 時 45 分在台南市金華路現場,由扣案之鉛彈頭遠距離射擊造成的。

---------------------
10  319槍擊案美國的情治單位如何看待?人在夏威夷的國際刑事鑑識專家李昌鈺指出,美國FBI對此事件最大、最直接的疑問就是槍擊現場為何沒有封鎖?陳呂怎麼會站在一起,這是這起事件最基本的問題所在。東森新聞援引李昌鈺的話表示,在與美國FBI探員會面時,他們最直接的疑問就是為何槍擊發生後,警衛人員的反應不合理,案發現場也沒有封鎖,還有正副總統怎麼會站在一起?可是,這些問題他也沒有答案。 對於物證,李昌鈺指出,FBI人員的看法和他一樣,比較單純,因為他只是就刑事警察局所蒐證的物證進行鑑識,至於是否如泛藍或外界所質疑的,物證被掉包或動過手腳,他根本無法判斷,因為誰也不知道這些物證是如何蒐集得到的。

11  【2005-01-18 聯合報 第02版╱焦點 記者何明國、羅曉荷/台北報導 】


(轉載自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尹章華編著 文笙書局 印行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六月初版)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作者簡介
尹章華教授 (Frank Chang-Hua Yiin, J.D.)
文化大學兼任教授、海洋大學退休教授(教授證書教字第009399號、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所長、海洋大學海運學院代院長)、臺灣、美國華府與紐約州執業律師、海事保險公證人、中國大陸海事仲裁委員會〈CMAC〉仲裁員。
男 Male
法律教授(教授證書教字第009399號)、Law Professor (No.009399)、
臺灣海洋大學海運學院院長
Professor and Dean of College of Maritime Science, National Taiwan Ocean University, R.O.C.
臺灣律師證書:(81)台檢證字第號Taiwan (R.O.C. )Lawyer (No. 2178)、
美國紐約律師登記號碼:2127280N.Y. (U.S.A.)Lawyer (Bar member No. 2127280)、
美國華盛頓律師證號碼:420818D.C.. (U.S.A.)Lawyer (Bar member No. 420818)、
中國大陸海事仲裁委員會仲裁員Arbitrator, China Maritime Arbitration Commission (CMAC)
手機cell phone:0920-202-210
e-mail:23884780@pchome.com.tw
1974年海洋大學航海系工學士(BS. National Taiwan Ocean University, R.O.C.)
1980年文化大學海洋研究所商碩士(MBA. Chinese Culture University, R.O.C.)
1985年東吳大學法律系法學士(LL.B. Soochow University, R.O.C.)
1986年美國德州南美以美大學法碩士(LL.M 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 U.S.A )
1988年美國德州南美以美大學法博士(J.D. 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 U.S.A)

 

 

本單元最新10篇文章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深喉嚨』的法理分析(三)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深喉嚨』的法理分析(二)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深喉嚨』的法理分析(一)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兇手』的法理分析(四)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兇手』的法理分析(三)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兇手』的法理分析(二)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兇手』的法理分析(一)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新衣』的法理分析(下)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新衣』的法理分析(中) / 尹章華教授
319彈殼(槍擊)事件之法理分析:『國王新衣』的法理分析(上) / 尹章華教授
  本單元更多文章......

 

免 費 電 子 報
發刊期數: 3722
推 薦 課 程
《房地產法律課程》房地產仲介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共有房地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土地買賣合建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成屋買賣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預售房屋契約糾紛處理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帳款催收法律實務:保全程序篇(假扣押)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生活法律:婚姻三部曲--婚姻.夫妻財產制.家庭暴力法律問題解析 (劉孟錦律師)
《企業法律課程》交通事故和解技巧與賠償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生活法律課程》夫妻財產相關法律問題 (劉孟錦律師)
《房地產法律課程》公寓大廈糾紛處理與訴訟法律實務 (劉孟錦律師)
法 律 叢 書
請點選此圖觀看本書更詳細的介紹!
【台灣法律網電子書】政府採購法案例實務(十二)
劉孟錦.楊春吉
定價:NT $ 1000元
網站連結
律師 法律事務所
律師事務所 法律
法律專欄 劉孟錦律師
一帆法政補習班 台灣本土法學
法律翻譯 e速人氣生活網
品味人生 永恆婚禮顧問
合法律師查詢 合法地政士查詢
合法經紀業查詢 不動產實價查詢
不動產資訊平台 房地產交易價格
不動產交易服務 全國法規資料庫
法學資料檢索 法拍.庭期查詢
立法院法律系統 民事.非訟費用
重大通緝犯查詢 商工行政服務
地政資訊e點通 定型化契約範本
司法院書狀範例 國家圖書館
地名檢索系統 地籍圖資系統
地政法規資訊 Hinet地政服務
總統府法令查詢 最新犯罪手法
165反詐騙 食品安全衛生

設成首頁 | 加入最愛 | 新訊連結 | 聯絡律師 | 推薦朋友 | 線上投稿 | 網站合作 | 律師簡介 | 律師諮詢 | Facebook | 隱私權聲明
法律具時效性,內容僅供參考,不宜直接引為訴訟用途,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
所有文章係作者之智慧,請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重製節錄請先取得本網之書面同意